继续教育导航
  • 济南
  • 青岛
  • 淄博
  • 枣庄
  • 东营
  • 烟台
  • 潍坊
  • 济宁
  • 泰安
  • 威海
  • 日照
  • 莱芜
  • 临沂
  • 德州
  • 聊城
  • 滨州
  • 菏泽
  • 省直
当前位置:首页 >>会计人生
会计实训
会计人生
七国之乱 一场货币战
  • 时间:2016-05-15
  • 浏览次数:1558 次

与财富相关的货币,从来都不可小视,它的背后是政治权力的转移和分配。汉文帝五年(公元前175年)4月份,汉文帝赐太中大夫邓通蜀郡严道(今四川雅安西)铜山,使之铸钱,吴王刘濞开豫章(今江西南昌)铜山铸钱,于是吴、邓钱遍布天下,为后来的七国之乱埋下了祸根。

到汉景帝时期,朝廷终于为轻率下放铸币权付出了代价,因货币问题打了一场战争——平定七国之乱。汉景帝《击七国诏》中有:“吴王濞背德反义,诱受天下亡命罪人,乱天下币,称疾不朝二十余年。”七国之乱,挑头的就是吴王刘濞。盗铸铜钱,扰乱国家货币秩序,是吴王刘濞的罪过之一。

按《史记·吴王濞列传》记载,吴王刘濞的反叛似乎是命定的。吴王刘濞,乃是高祖刘邦的兄长刘仲之子。在淮南王英布反叛之时,高祖刘邦亲自率军。沛侯刘濞当时年仅二十,血气方刚,健壮有力,以骑将的身份跟随刘邦在蕲县之西一举击破英布的军队。英布逃掉了,但荆王刘贾被英布所杀,没有继承人。吴地、会稽的人轻浮好斗,如果不派一个猛壮的藩王,估计镇抚不了他们。而此时刘邦自己的儿子还都年幼,承担不起这个重任,于是就立刘濞为吴王,统辖三郡五十三城。

刘濞接受了印信之后,刘邦召他过来相面,说道:“你的容貌体状有反叛之相。”这时的刘邦,心里已经开始暗自反悔,但已经拜封过了,没有挽回的余地了。于是他只得拍着刘濞的背,告诫说:“汉朝建立50年后,东南会有叛乱之人,难道会是你吗?天下同姓为一家,千万不要造反!”刘濞赶忙叩头说:“不敢。”

此时的刘濞羽翼尚未丰满,在久经沙场的叔叔面前还显得很稚嫩,于是唯唯诺诺地听着长辈的训诫。但年富力强的他有的是时间,在得到封地之后,随着实力一天天地增强,吴王逐步走上了一条似乎早已注定的反叛之路。

在惠帝、高后时期,天下初定,郡国的诸侯各自安抚辖区内的老百姓。吴地豫章郡有铜山,这一得天独厚的铜矿资源想必会让吴王刘濞心花怒放。吴王刘濞手中握有“资源武器”,他招致天下众多的亡命之徒,盗铸铜钱。吴王同时又煮海水为盐,贩卖到全国各地。吴国地盘内的山出铜,连民众也多盗铸货币;煮海水为盐,获利颇丰。这些从山、海获得的利润也不缴纳什么赋税。如此一来,吴国的财用自然富饶无比。实力和资本日渐强大,翅膀也就硬了,于是不听朝廷的话、对抗朝廷仿佛也顺理成章。

后来,吴王因为一件事,竟然开始公开对抗朝廷,这就是七国之乱后,景帝在诏令里给吴王定的罪名之一——“称疾不朝二十余年”。那么,吴王因为什么事竟然敢二十余年不朝拜呢?

汉文帝时,吴王的太子刘贤进京求见,由此得以陪伴皇太子饮酒玩乐。吴王太子的师傅们都是楚人,轻浮强悍,平素又相当骄横。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他们教出来的弟子也好不到哪里去。吴王太子在和皇太子玩博戏的时候,发生了一点争执,吴王太子的态度有不恭敬之处。皇太子养尊处优更不好惹,拿起博戏的盘子就击向吴王太子,结果吴王太子当场毙命。

朝廷派人把吴王太子的尸体运回到吴国埋葬。一到吴国,吴王勃然大怒:“既然天下同宗,死长安即葬长安,何必回来埋葬呢!”随即命人把尸体又运到长安埋葬。从此以后,吴王逐渐抛弃作为藩臣的礼仪,称病不朝。

吴王之所以能够20年如此,确实与失子之痛有关,但更重要的还是朝廷没有管好铸币权,让吴国富了,可以与朝廷对抗了。还有一点,就是朝廷给了吴王起兵谋反的时间和理由。

吴王刚开始称病不朝时,朝廷以为他是因为失去儿子的缘故,但经过查实,确证吴王并没有什么病。待吴国使者来京,朝廷就一一加以拘禁问罪。按照律法,假托有病不朝见的藩臣,是要诛杀的。但朝廷只是对使者严酷施法,并没有直指吴王,这也许是念在同宗的分上,给吴王一次改过的机会。朝廷的威势让吴王有些害怕了,他策划谋反的行动越发积极,但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,需要稳住朝廷,给自己留出时间好好准备谋反用的钱财和兵器。

后来,吴王专门派了一个高人来代他入朝行秋季朝见之礼。之所以称这个使者为“高人”,因为他三言两语就替吴王解了套。这位使者不慌不忙地说:“吴王确实没有生病,是朝廷拘禁惩治几批使者,所以才称病不朝的。吴王刚开始诈病,朝廷就发觉了,追究得还这么紧,于是吴王就越想躲起来,害怕皇上诛杀他。吴王是百般无奈之际才出此下策的。希望皇上不要再追究他了,给他重新开始的机会吧!”一席话说服了朝廷,于是天子赦免了吴王,让这位使者回去复命,并赐给吴王坐几和拐杖,念其老迈,可以不朝。朝廷的软弱让吴王愈发骄横了。

汉景帝登基后,晁错出任御史大夫,开始与汉景帝谋划削藩。朝堂上的大臣们讨论削减吴王的封地,矛头直指吴王。吴王担心朝廷会无休止地削减封地,收回自己的铸币权。此时的吴国富甲天下,完全有实力与朝廷对抗,吴王于是就公开了自己的图谋,发兵起事,联合胶西王等人发动七国叛乱。

战争比拼的是实力。按说,富饶的吴国联合其他六个郡国一起反叛,中央政府并不容易应对。汉景帝和晁错亲自上阵,谋划着调集兵马筹备粮草。

其实,汉景帝心里并没有多少底气,他问原吴国的丞相袁盎:“如今吴楚反叛,您认为应该怎么办?”袁盎说:“不足忧也,现在就可以打败他们。”景帝深知吴王实力雄厚,心里对即将到来的这场军事行动的胜负并没有什么把握:“吴王即山铸钱,煮海水为盐,引诱天下的豪杰之士,在头发白了的时候起来反叛。像这样,若不是谋划得百无一失,敢发动吗?你怎么可以说人家无所作为呢?”

袁盎应对说:“吴国确实有铜、盐之利,但哪有什么豪杰啊!假如吴王所得的的确都是豪杰俊彦,那么这些人就会辅佐吴王施行正义,吴王就不会造反了。吴王所引诱的都是些无赖子弟,亡命铸钱的奸人,所以他们才相互勾结起来造反。”袁盎没有具体分析军情军备,而是大谈豪杰不豪杰,并没有切中要害。主导削藩政策的晁错正想鼓励皇上用兵,于是赶快顺着夸赞袁盎之言有理。不料,接下来袁盎给皇上出的主意却是杀掉晁错以平众怒。晁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“献身”于自己搅动起来的军政谜局中,正合了“毋为权首,反受其咎”的告诫之语。

战局在进展中逐渐不利于吴王,他只得渡过长江逃至丹徒,并受到东越的保护。最后,朝廷通过利益引诱收买了东越(“汉使人以利啖东越”)。东越骗吴王出去慰劳军队,用矛戟刺死吴王,盛其头,乘快车向皇上报告。

应该说,吴王刘濞因为富有而起兵,最后还是直接死在了“利”上。吴王能够薄赋敛,驱使众人为他效命,那是因为他拥有山海之利。铜矿、海盐与人们的日用息息相关,守着这些资源就意味着无比巨大的财富。吴王近水楼台先得月,就着铜山铸钱,生产效率非他人能比,既然钱币可以用来表达财富,他的富裕程度就可想而知了。刘濞在给各诸侯王的书信中说:“我的金钱在天下到处都有,你们不需要到吴国来取,各位诸侯王日夜使用也用不完。有应该赏赐的,就告诉我,我会把钱送给他。”

司马迁总结说:古时的诸侯,封地方圆不超过百里,高山、大海不用来分封。吴王主导的七国叛乱,却正是借高山、大海之利,这应该说是一个莫大的历史教训。吴王叛乱的渊源,虽然可以远追到吴王太子被打死之事,但他之所以能发动起来,还是因为他太富有了,能够引诱豪杰之士,能够减轻赋税煽动老百姓。正是铜山、海盐把吴王的心搅乱了。

刘邦一语成谶,历史就是这么诡谲。若以理性的眼光来看吴王的立身行事,不难发现货币和战争之间无法挣脱的瓜葛。

吴王刘濞正是所谓的“富者益富而逞其欲”。人们每每说到私铸钱币的弊端时,西汉时期发生的“七国之乱”,尤其是富可敌国的吴王刘濞总是被人提及。因为既有的历史教训,不能不让人心存顾虑。

由货币铸造权引发的七国叛乱,不能不引起汉朝中央政府的警觉。经历了血与火考验的汉景帝接受教训,按照大臣贾山的建议,于中元六年(公元前144年)十二月,颁行了“定铸钱伪黄金弃市律”,再次收回铸币权,严禁民间私铸,只允许郡国政府铸造钱币。这部律法严禁盗铸铜币、私造伪黄金,否则一律以杀头弃市论处。三年之后,汉景帝又下诏,严禁官吏征发民众采集黄金珠玉,进一步加强了对货币的控制。

这一举措结束了汉初几十年在货币铸造权问题上的反复,为汉武帝最终统一货币铸造权奠定了基础。




山财培训网,您身边的会计专家!

 

 山财培训网《会计人生问答社区》开设了!请点击http://zone.1k100.com/凡是参加会计继续教育的学员均可免费注册!
 在这里你可以体会到互帮互助的乐趣!在这里有山东财经大学的专家们给您亲自解答!这里才是真正的会计人圈子!
 让我们相约在会计社区!


显示全部
分享到: